河南教育公益平台-为爱出发

公益图集

鹤壁一小学教师情系乡村教育

 

鹤壁一小学教师情系乡村教育 一校一人坚守13年

 

  下了课,胡满叶陪着孩子们一起踢足球。

 

鹤壁一小学教师情系乡村教育 一校一人坚守13年

 

  胡满叶正在给孩子们上课

  □记者谷武民通讯员李文静文记者洪波摄影

  核心提示|两块黑板、两排桌椅、一个讲台,就组成了一个教室;一位老师,七名学生,就是两个班级。在鹤壁石林镇李古道小学,43岁的胡满叶从2002年到这里任教开始,既要管学生的吃喝拉撒睡,又要“独揽”学生的所有课程。这样的生活,她已坚守了13年。

  一位老师的学校,她坚守了13年

  1月14日清晨,天干冷干冷的。鹤壁市山城区东部一个巴掌大地方,就是石林镇李古道小学。站在附近坡地放眼望去,只见一个300平方米大小的院子和几间平房,院子中间旗杆上一面飘扬着的五星红旗,成为了小山村最醒目的标志。

  七点半左右,唯一的老师就来到学校,打扫校园,启开煤炉,烧热水,等孩子们到来。她叫胡满叶,43岁,已有23年教龄了。

  不到八点,孩子们就兴冲冲地赶到了学校,一张张冻得微红的小脸满是笑容。

  两块黑板、两排桌椅、一个讲台、一个煤球炉、一台吊扇,就组成了一个教室。

  “上课,起立,老师好!——坐下。”一个孩子因病请假,剩下的六个5到7岁的孩子规规矩矩坐在板凳上。他们中的四个是一年级,学习拼音;两个是学前班,自习美术。

  一节课上完,胡老师便忙着给孩子们倒热水喝。“冬天,天气太干燥了。”胡老师满是慈爱的笑容随着开水的热气漾开。喝完热水的孩子们便撒欢地跑到活动中心上体育课了。

  中午时分,孩子们归巢了。校园里空空的,胡老师来到教室隔壁的办公室、厨房兼休息室。一阵忙活,不到半个小时,白菜捞面的香味在小屋弥漫。

  饭后趴在桌子上眯20分钟,胡老师开始安排下午的课程。继续重复上午的流程忙碌着,转眼回眸窗外,夜幕徐徐降临,孩子们雀跃般散去……

  如此轨迹,从2002年到这里任教开始,她已坚守了13年。

  一个和七个,她是老师又是妈妈

  一位老师,七名学生,两个班级,人数不多,可一个个来头不小。

  “老大”胡满叶称谓很多:校长、老师、妈妈、保姆。学校的吃喝拉撒睡,她管;语文、数学、品德生活、音体美六门课,她“独揽”。李古道小学地处偏远山区,学生多是留守儿童。一年级的张宝宝今年7岁,父母在外地打工,平时跟着奶奶生活,5岁入学前班时,基本生活不能自理,胡满叶主动提出照顾宝宝生活和学习,成了宝宝心中的“胡妈妈”。

  孩子小,有的不会系鞋带,甚至不会上厕所,胡老师照顾他们。农忙时,放学后她把学生留在学校,直到家长回来,像保姆一样尽责。“胡老师能长期在我们这儿,是整个村的福气。”李古道村老支书张天保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7个孩子中,5个上一年级。张海枫和张宝宝是班里的男子汉,除了分别任班长、副班长外,组长、体育委员、劳动委员、纪律委员、数学课代表、美术课代表等众多头衔被一一囊括。3名女生也不甘示弱,担任了副班长、组长、文体委员、音乐课代表、语文课代表等职务,人均两到三个“责任”在肩。

  “孩子都是学生干部,还身兼数职,幸福感强多了!”采访中,家长张先生如此笑言。

  40多里山路一天骑车两个来回,9年她骑坏了五辆车

  学校废旧仓库里,一辆锈迹斑斑的老式自行车躺在地上,这是胡老师骑坏的第五辆“老爷车”了。

  13年前,为给孩子们上课,她每天早晨五点起床,40多里的山路,骑车一个半小时到学校,一天两个来回,风雨无阻,一坚持就是9年。

  4年前,她咬咬牙拿出两个月工资买了辆电动车,路上时间节约了一半,她却因电动车不好控制,三次摔倒在沟坎中。就这样,她在“电驴”上忐忑行驶了两年。

  “孩子们离不开我,我也离不开他们,我就在这里扎根了。”胡老师说,两年前,丈夫和儿子实在不放心,就集资3万元给她买了辆二手夏利车。可一番勤学苦练,拿到驾照后的胡老师高兴不到半个月就“蔫了”。“太费油了,一个月2000多元的工资养不住它。山路弯弯,咱的驾驶技术也不好。”一阵纠结后,她又与“电驴”做伴,风雨无阻往返于学校和家之间。

  去年儿子考上了大学,她便动员同为教师的丈夫“让步”。一间十平方左右的房间、一床被褥、一口锅、几个简陋的凳子、一台从家里搬来的黑白电视机就组成了一个临时之家。平时在学校,双休把家还,这对中年夫妇过起了别样的“另类生活”。

  “这样时间、精力更充沛了,便于孩子更全面地成长和学习。”胡老师坦言。

  孩子们给的欣慰,让她坚信还能再走20年

  “校长教师兼保姆,爱生如子胜爹娘。横批是‘以校为家’。”2014年春节,胡老师收到了村委会代表学生家长送来的一副春联。她珍藏起来,在心中,视为最宝贵的褒奖和肯定。

  胡老师最害怕一件事——生病。一旦生病了,孩子没人管,学校就散了,只要能坚持住,就一定踏进学校大门。老父亲瘫痪在床15年,她只能在节假日去照顾。爱人生病住院时,她也没照顾一天。她说:“我必须接受这个现实。”她的颈椎出了问题,在累得快要站不起来时,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利用周末去医院检查。

  学校巴掌大,班级很袖珍,可胡满叶教的学生多次在全镇语文、数学竞赛中获奖。她也被评为市区优秀教师,鹤壁道德模范,并入选“中国好人榜”……

  “我也没想到会坚持这么多年。孩子们给我的欣慰,让我无以回报。有了这动力,相信我还会坚定地再走10年、20年……”胡满叶利索地把一缕白发猛地往后一推,目光沉稳而坚定。

(大河报)